法甲

亲请牵起我的手第2章只有老爷是个正常人

2020-01-29 07:12: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亲,请牵起我的手 第2章 只有老爷是个正常人

正往前迈出第一步,响起,来电显示“宋哲”,周启安按了接听,对面传来宋哲急切的声音:“少爷,你终于接了,你去哪了?这里是S市,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大半夜,想报失踪,人家警察也不受理啊,我都吓死了,你要有个…”“嗯,我知道了”,没等宋哲把话说完,周启安打断他回了一句,掐断了。挂上后,看着屏幕显示的时间才发现,他已经出来一个多小时了,而且几十个未接。他锁了下眉,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回转身体,拿出对着尤利按下一个快门,才满意的离开。

尤利还在大口喘着气,全然不知自己被偷拍。她取下耳麦往小黑方向滑去,可是小黑带着一众小家伙,往另一方向跑出,并一个劲的狂吠,尤利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滑去,因为她知道动物的感官最灵敏,莫不是有突发状况,小黑它们不会大半夜乱叫的。正那么想着,它们停在了一垃圾箱旁,对着周启安离开的方向任然吠着。尤利看着未燃尽的烟头在烟灰缸里,冒着点点星光,摸着小黑安抚到:“哦~原来是今夜多了一个失眠人!走吧,再过一会儿天就亮了,快躲起来,我也累了。”小黑带着一帮小家伙迅速钻回草丛,消失在黑夜里,生怕天一亮被城管逮着。

尤利活动着周身关节,做完肌肉松弛运动后往尤家赶去。她得在保姆刘嫂起床前回到自己房间。尤家院落很大,正对大门的是客厅,左侧住着尤可辛夫妇,是主室,右侧有三个侧室,分别住着尤雪梅,尤利和备用客房。尤雪梅已经很多年不在家住了,她自己在闹市区买了一豪华单元。只是逢年过节回来住一晚。但她的房间每天照样被打扫,也从不让除刘婶外的人出入房间。尤利没进去过,陈芳也没进去过。尤利对她的这个姑姑,没有多大好感,她也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对于其他人看待她的眼光,她早已习以为常,不会放在心上。只是她的妈妈陈芳很不理解,在陈芳的印象中她的这位小姑一直对她关爱有加,无论是在她父母在世时,还是离世后,她待她这位嫂子,比对她亲哥都好。以前偶尔他们夫妻拌嘴,尤雪梅都是无条件站在她这边,帮她训斥尤可辛,那种相亲相爱的模样更甚亲姐妹,让她一度对她的小姑满怀感激之情…截止到十年前的一天,之前的美好像是一场梦,她的小姑尤雪梅对她再没了笑脸,甚至无视。而且连带着尤利一起被无视,令她百思不得其解。陈芳本是个性情温婉的江南女子,尽管不满尤雪梅的态度,又鉴于自己是人民教师的身份,再加上她和尤雪梅一直未有正面冲突,所以只能把满腹的委屈撒在了尤可辛的身上。尤可辛对她的控诉没有半点回应,仅是在一旁安抚她,等她把气撒完。事后的第二天一早,尤雪梅拉着行李箱摔门离开了尤家。尤可辛当年对这件事只字未提。仿佛家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陈芳看他那么维护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

尤利冲洗干净,穿好睡衣,戴上手套,往床上一躺,辗转反侧几次,终是累了,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踏实,直到脸颊感到丝丝温热,有人扶额,她才缓缓睁开双眼。

“宝贝,妈妈吵醒你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睡着都皱眉。”陈芳一边拨开尤利贴在脸上的刘海,一边满是疼爱的坐在床边说道。尤利摇头否认,没有作答。其实也算是回答,因为尤利自八岁那年开始,不是摇头就是点头。尤家人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表达方式。陈芳定定的看着尤利,像是想到什么,突然抽泣起来。尤利看着她这样,有些茫然,立刻坐起,想伸手去拥抱她,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许是察觉到尤利的不安,陈芳很快擦拭泪水道:“你看,妈妈这是怎么了!没事,妈妈就是想,我们家宝贝长大了,要独自去闯世界了,妈妈舍不得。等你出国后,妈妈不能每天见着我们家宝贝了”,说着说着,陈芳再次哭起来,而且没有想要控制的意思。实在不忍心见她这般伤心,尤利随手把枕头放在胸前,抱紧了她。久违的拥抱,让年近五十的陈芳哭声更大,像个孩子般撒娇。

刚下班的尤可辛,一进家门就听到陈芳的哭声,先是心里咯噔了一下,走路的脚步停顿了片刻。此时,他的大脑在高速的运转着,他在想:难道昨天刺激到她了?这一天还是来了!…刘婶从厨房出来,看着陷入沉思的尤可辛,坐在庭院的石凳上抽烟。她叫了几声老爷,都没得到回应,于是走近尤可辛,没等她开口。尤可辛:“啊…”了一声,原来他的手被烟灰烫着了。回过神来,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刘婶。

“夫人,怎么了?”他问。刘婶回答:“夫人她去少爷房间了,她说少爷下个月要出国留学了,她很舍不得。这不,就哭起来了。”听着刘婶叙述事情的缘由,尤可辛心里提起的那块大石,瞬间落了地。一时脚下也轻快了。他往尤利房间走去,站在门口,看着眼前拥抱的二人。皱了眉头,不等他们发觉开口到:“好了,出来吃饭吧。”听到熟悉的声音,陈芳迅速看向门口,露出惊讶的表情:“咦,你怎么回来了?你平时中午都不回家的,有文件落下吗?”尤可辛没有理会陈芳,余光扫了下尤利就往客厅去了。尤利愣了半响,不去在意他刚才的目光。

“宝贝,你也觉得你爸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对不对?”她以为尤利发愣是因为这个。“走,快穿衣服,吃饭去了,你爸不喜欢等人。看看,妈妈的妆都哭花了。”陈芳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和刚才判若两人。看着此时的陈芳,尤利摇着脑袋表示难以理解。

饭桌上,一家三口专心的吃着午饭,没人说话。这顿饭,最开心的莫过于陈芳,她一个劲的往尤可辛和尤利的碗里夹菜,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了。所以今天的这顿饭,她很开心,尽管她并没有吃,可是她全程都在看着她最爱的两个人吃饭,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一眨眼的功夫,这美好的画面就没了。

刚放下碗筷,尤可辛的就响了,他跑到庭院里接听了。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说的什么,难得的是他笑了,笑得很温柔。那是尤利从未感受过的温柔。讲完,尤可辛说是公司有事,拿起公文包就走了。走得很匆忙,陈芳没来得及反应,院子的大门就被他随手带上。陈芳的视线最后定格在了大门上,那种不舍和落寞,无以言表。尤利不忍心去打扰,做了个伸懒腰的姿势,打着哈欠,进了房间。她平时的睡眠并不多,上午又睡的沉,睡意全无。百无聊赖,她打开电脑,找了部自己爱看的动漫,打发时间。

晚饭,陈芳没有吃,说是中午吃太多,还没消化。尤利听着这个理由,有些心酸,有些心疼。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人的晚餐,食之无味,她吧嗒了几口,就往公园走了。现在是傍晚时分,公园里有很多人,有散步的,有夜跑的,有打球的,有饶家长了…尤利第一次感到孤单,感觉自己无处安放。看着周围的人潮,她最终选择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想只有那里才属于自己,才能容得下她。

刘婶看着刚出去又回来的尤利,想要说什么,还是忍了。待尤利进房间后,刘婶叹息到:“咳…这家人,只有老爷是个正常人!”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专家号
朔州市人民医院
吉林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青岛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锦州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