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南平血案一种紧张的治理方式

2019-10-08 23:11: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平血案:一种紧张的治理方式

性走向良善的动力。

但南平地方政府显然错误地将耻辱和悲剧地方化了,试图迅速地将事件处理完毕,并将其遗忘。据媒体报道,南平市政府人士要求家长尽快火化学生遗体,为此设置一笔浮动补偿金,根据火化时间递减。另外,当地政府官员还强行拆除了市民自动悼念遇害学生的标语和花墙。

血案留在孩子心中的恐惧,断不会因为花墙的拆除而减弱,反倒是社会真诚的悼念,更能让他们的心灵得到抚慰,让他们理解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那样凶残冷漠。火化浮动补偿的设置,无疑是对受害家庭的羞辱,受害者变成了政府眼中的麻烦,正如一位遇害学生亲属所言,这样的处理方式“缺乏人性”。

我们记得美国弗吉尼亚校园枪击案之后连续数日彻夜悼念的烛光,我们更记得汶川大地震之后为死难者而降的国旗。让人性从创痛中复苏,让社会从悲剧中强大,靠的不是强制的清净和遗忘,而是铭记与尊重。

南平地方政府的善后方式,显得程式而机械,欠缺情感和人性。但我们并不认为他们应当单独承受这种指责,实际上他们不过是因循惯例。迅速处理事件,淡化事件影响,封杀公开舆论的追究与反思,制造表面的清净与遗忘,很多时候是政府处理棘手事件的普遍做法。

矿难、火灾、政府丑闻、野蛮拆迁悲剧、群体性事件等,我们几乎不能例外地看到,无论外界如何沸反盈天,不管民间如何议论纷纷,事发地的公开舆论永远波澜不惊:短暂的调查和信息发布,寥寥数语的调查结论和情况说明,看似迅速果断的处理结果,之后便是再也不愿提起的沉寂。具体的处理中,则明显地将受害者视为麻烦制造者,以利益诱惑和强制手段让他们接受处理结果。很多时候,政府本身本非矛盾制造者,但政府却屡屡涉身其中,将自己置于对立面,目的只求表面清净和稳定,而矛盾的郁集、人心的不满、基本的人伦情怀往往被忽略。

今天的事实是明天的历史,如果把视野放到更长的时间更大的领域,我们会发现,有一些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创痛的历史片段,也在被希望遗忘之列,不去提及,不去反思,在平静的表面下一往无前。

这是一种治理思维,政府希望社会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让社会循着政府希望的方向前行,矛盾、悲剧和对此的记忆,往往喻示着秩序的失范、掌控的失效和前进的暂时停顿,于是希望将矛盾和悲痛压制,甚至遗忘。这样的治理方式,看起来果敢有力,本质上则是紧张虚弱,希望掌控一切实际却难以办到,在这种张力下只好选择一种表面化的力量。

人是有记忆的,历史是有记忆的,尽管我们难免陷入悲剧和困顿,但选择遗忘就是失却了疗救的勇气,让社会不能从历史的反思中汲取向上的力量。政府无法包办社会的一切,包括人的记忆和情感,从这种紧张的治理模式中转身,相信社会有从悲痛和丑陋中自我修复的能力,或许更能收获善治和人心。(刘林德)

相关文章:关注郑民生骤变为杀人恶魔背后的原因我们患上了录像依赖症中小学的安保措施应常态化不能让失败制造全社会的伤痛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小程序的开发和发布
微商城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