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风舞苍穹 第九百五十章 狂飙强盗团(四)

2019-12-04 12:2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九百五十章 狂飙强盗团(四)

()

“可恶的小强盗!姑奶奶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叫琴梦诗!”

少女真的被彻底激怒了,盘膝坐在虚空,面前多了一把彩炫目的古琴。

“原来,这琴梦诗误会我就是欺负了她妹妹的强盗,这才对我死缠烂打。”

听到她自报家门,谢听风才明白,这琴梦诗一定是琴梦语的姐姐。

此刻,琴梦诗坐在古琴前,一头秀发迎风飞舞,一双白皙纤长的素放在琴弦上。气质优雅,犹如九天神女。

美女与琴二者合一,那种美只可意会,不可言说。

谢听风看得呆了,他前世是一个语教师,时常做一些附庸风雅的事情,对美女与琴,天生有一种挚爱。

琴梦诗看了一眼谢听风,气定神闲。当水袖拂过琴弦,流水一般的美妙琴音立刻漫过虚空,如鸣佩环,似水叮咚,令人忍不住沉沦其。

片刻过后,琴音如泣如诉,变得哀怨。琴梦诗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楚楚堪怜。她轻启朱唇,随着幽怨的旋律,轻轻唱道:

庭院深深深几许,

形单影只弄素弦。

高山流水觅知音,

月上柳梢无人怜。

……

听着凄凉忧伤的琴韵,谢听风的眼前,蓦然出现了一个哀怨的女子,如一朵带着淡淡泪痕的莲,寂寞开在唇边。水袖抖出的的一曲琴韵,蜿蜒成千年的哀怨。

此时的他,如同生活在琴音演绎的剧情里面。那颗怜香的心,被一枚忧伤的刺柔柔扎穿。所以,竟然状若痴呆,忍不住向琴梦诗走去。

“哼,没想到你的心竟然如此柔软,堕入本姑娘的幻音,却不自知。”琴梦诗看了一眼谢听风,心里暗暗高兴。纤纤十指,突然在琴弦上加重了力道,琴音由哀婉瞬间变得急促。一道道音符凝成的灵魂攻击,带着凌厉至极的肃杀之气,如一把把利刃刺进谢听风的魂海。

“昂!”

九幽冥龙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龙吟,寂灭虚焱蜂拥而上,将无形胜有形的音律攻击焚烧成了虚无。

“没想到我如此强大的灵魂,竟然也会不知不觉的了琴梦诗琴音的迷惑。惭愧,真是惭愧!”

谢听风猛然间惊醒,不由对琴家这个音律世家的声媚之术暗暗惊叹。

其实,谢听风之所以会着了琴梦诗的道,完全是因为前世对音律的喜爱,还有那颗怜香惜玉的心。

琴梦诗见谢听风骤然间醒来,虽然暗呼可惜,但并没有灰心丧气。十指连弹,音符跳荡,琴音瞬间变得激昂高亢。

谢听风顿觉血液被引动,在身体里剧烈波动,就像开锅的沸水似的。

“哈哈,想让我的血液沸腾起来,那就让沸腾来得更猛烈一些吧!龙血沸腾!”

意念微动间,谢听风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神龙血脉剧烈沸腾,化成极为可怕的震荡之力,向盘坐在虚空的琴梦诗席卷而去。

“嗡嗡嗡——”

琴梦诗顿觉娇躯一阵燥热

,体内的血液剧烈震荡起来,似乎要跳出体外。她试着用内力压制,但越是压制,血液反弹得越厉害。

片刻过后,她的肌肤红得就像一只煮熟的龙虾。而且,身体开始膨胀,让她十分匀称的身材变得臃肿起来。

“啊,怎么会这样?可恶!”

琴梦诗变得抓狂起来,再也没有了先前的优雅。长发乱舞,斜抱古琴,站立虚空,尖长的指甲在琴弦上疯狂的拨动。一个个躁动的音符化成万千利剑,向谢听风铺天盖地的袭来!

“哈哈哈,好玩之极!”

谢听风看到琴梦诗如同疯魔的样子,顿觉好玩。他握风影,在万千音剑的缝隙步法飘逸,如同闲庭信步,高声吟唱:

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看烟花绽月圆。

别亦难,怎奈良宵短,徒留孤灯一盏。

幽幽琴声指伤弦断,

一生惘然为谁而弹。

几段唏嘘几世悲欢。

愿我命由我不由天!

……

谢听风一边高歌,一边舞剑,那沸腾的龙血和从风影上绽放出的血光,将琴梦诗用琴弦化成的万千音剑化成了虚无。

琴梦诗就像走火入魔了一般,依旧在疯狂拨弄着琴弦,与谢听风对抗。琴音变得越来越尖利,越来越刺耳。

“嘣嘣嘣!”

终于,随着声脆响,琴弦崩断,琴音戛然而止。琴梦诗如在梦,双目一阵失神。

“好帅气的少年!好优美的唱段!好潇洒的段!”

琴慕白带着女儿琴梦语从虚空飘然而至,击掌赞道。

“多谢前辈谬赞!”

谢听风看见琴梦语,就大致能猜出老者的身份。

“梦诗,还不醒来!”琴慕白对着女儿一声大喝。

琴梦诗如梦方醒,看见断了弦的古琴,不由珠泪纷飞,大叫着向谢听风扑来。

“小强盗,你赔我的琴,赔我的琴!”

“别再胡闹了!要不是谢少侠下留情,早就取了你的性命了!”琴慕白怒声喝道。

“我不管,就让他赔我的琴!”琴梦诗那刁蛮劲又上来了,对谢听风不依不饶。

“姐姐,是听风哥救了我的命,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对他大打出呢?”琴梦语说道。

“你是救我妹妹的谢听风?”琴梦诗擦了擦眼泪问道。

“是!”

“赔我的琴!”琴梦诗将的古琴,一下子推到了谢听风的怀里。

“梦诗,你别胡闹,也不怕谢少侠笑话!”琴慕白真的怒了。

“我不管!本姑娘就是赖上他了!”琴梦诗揪着嘴,还在赌气。

“不就是琴弦断了根吗?我帮你修好就是了。”谢听风看了看古琴,然后将之放进储物戒指里。

“你真的能修?这古琴可是神器。”琴梦诗顿时有了笑容。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不过,现在没有时间,我们还要对付狂飙强盗团。被你这么一搅和,也不知他们逃走了没有。”谢听风说罢,透视之眼看向虚空,不一会儿,他对着虚空一声大喝,风影一抖,一道血光疾如奔虹,瞬间射进虚空的一个空间。

“给本少爷滚出来!”

随着谢听风的呵斥,一个身影从破碎的空间里跌出,正是先前受伤的四大恶人之一白嘉君。

“啊!”

白嘉君一声惨叫,身体从胸口位置快速地熔解,不一会儿就化成了虚无。

“谢少侠,你能看清楚他们躲在哪里吗?”琴慕白见状,不由大喜。

“不瞒前辈,我的眼睛能看透虚妄。”

“太好了!”琴慕白一声唿哨,虚空掠来一个老者,八重天武神修为,浑身散发着恐怖的威压。他看了看谢听风,目光似乎并不太友好。

“谢少侠,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轩辕家族的掌舵人轩辕龙,也是人族联盟的执事。”琴慕白说道。

“见过轩辕前辈!”谢听风拱了拱,轩辕龙哼了一声,一脸居高临下的表情。

“轩辕兄,谢少侠说,他能看清楚狂飙强盗团躲在空间的位置。”琴慕白的修为比轩辕龙低了一个境界,按照强者为尊的规矩,因而对他很是恭敬。

“你真的能看清楚?”轩辕龙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能看到。”

“那好,由你将他们找出来,我们负责击杀。”

“行!”谢听风连忙答应。

轩辕龙掠至虚空,向其他十几个武神面授宜,让他们封锁住虚空,一旦看见那些强盗出来,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击杀。

谢听风带着琴慕白和琴梦诗姐妹俩,来到空。探查到狂飙强盗团的位置,就用风影一阵乱斩。

每当空间破碎的时候,狂飙强盗团的成员就像受惊的兔子似的窜出来,被那些高阶武神轰成了肉渣。

“哗啦啦!”

他们这些年搜刮的宝物,都藏在内世界里。此刻,纷纷坠落到地上,堆成了小山。

“狂飙强盗团的普通成员,都有这么多的宝物,那秦声的内世界里,宝物岂不是更多?”

看着那些宝物,谢听风眼睛一热,计上心来。趁着那些武神去收集地上的宝物,他运用空间遁神通,瞬间躲入虚空的空间里。

不一会儿,他就发现秦声所在的位置。秦声一见到谢听风,慌忙遁入另一个空间里。

两人展开了角逐,不一会儿就远离了虚无山脉。

谢听风领悟了空间本源法则,比秦声的空间法则高深了许多,不一会儿就追上了秦声。

秦声见谢听风如影随形,无法摆脱,就对谢听风说道:“谢听风,只要你放了本神,本神将这些年抢来的巨宝都给你!”

“如果我杀了你,你的宝贝一样是我的!”谢听风看着秦声,一脸戏谑的表情。

“困兽犹斗,你确定能杀了本神吗?我们何必要拼个你死我活?”秦声说道。

“如果你不信,尽可一试!”谢听风说着,身形突然间化成虚无,在空间里消失。

秦声哪里敢停留,催动空间遁神通,慌忙逃窜。

正在这时,一尊彩神塔疾如流星,迎面向他飞来,瞬间将他罩在了里面。

谢听风现出身形,将炼妖塔收进了内世界。然后出了空间,向虚无山脉快速掠去。

(天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