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史上最强师兄1101两帝之争

2020-01-19 16:3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1101.两帝之争

未睁开眼时,两个锦帝,一模一样。

除了一着黑衣,一着白衣之外,再无分别。

便连他们出招斩魔,招式已经也如出一辙,恍如一人。

但现在睁开双眼后,则明显能看出两者分别。

白衣锦帝双目目光中,饱含各种情绪,愤怒、忧伤、喜悦、慈和等等,不一而足。

令人简直要惊叹,一个人的目光中,如何能同时流露出这么多种情感。

而黑衣锦帝则截然相反,目光淡漠,感受不到丝毫情绪波动。

他自己不似生灵,看其他生灵,也仿佛是看一件没有生命的死物。

明明眼神并不凶恶,却叫人不寒而栗。

白衣锦帝睁开双眼后,视线首先便看向孟婉,目光中满是慈和与怜爱:“婉儿别怕,没事的。”

而当他看向燕赵歌的时候,情绪则有些复杂:“燕小友真是好手段啊。”

黑衣锦帝的视线则首先望向上方的四太先天旗,然后漠然看了燕赵歌同孟婉一眼。

燕赵歌在其视线中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上方震动的四太先天旗,终于“嗡”的一声响,化作流光,远远飞走。

黑衣锦帝的视线在燕赵歌、孟婉同白衣锦帝身上转了一圈后,没有说话,直接动身向四太先天旗追去。

“有了闲暇,我们再慢慢细谈。”白衣锦帝看着燕赵歌和孟婉,叹息一声,也追了上去。

前一刻还纷乱危险的战场,这一刻陡然平静下来。

燕赵歌手搭凉棚,目送那两个身影远去,然后转头对孟婉说道:“穿白衣的那位锦帝陛下,并非不想宽慰你,而是若四太先天旗落入那位穿黑衣的锦帝陛下手里,你会非常危险。”

“为了你和傅红莲的安危,这位白衣陛下,也只好先将四太先天旗当做头等大事了。”

“当然,他对自己多年以来的随身兵器,肯定也有身后感情,毕竟四太先天旗陪伴他的日子,比你和傅红莲的年龄都大得多了。”

孟婉闻言苦笑:“燕师兄,你知道我不是关心这个,我是想知道,爹爹他现在究竟……”

燕赵歌一边收集虚空中游离的残余太虚空雷,一边解释道:“简单来说,锦帝陛下的神魂彻底一分为二,并借助九幽魔气,分裂重塑身躯,一个变作两个了。”

“过往的记忆见闻,和掌握的武学绝技,不论黑衣白衣,都是一样的,双方唯一的差别在于意识和心性。”

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现在看来,白衣走有情道,而黑衣则是无情道。”

孟婉轻声问道:“接下来会如何?”

“接下来,他们彼此之间,要分胜负。”燕赵歌答道:“胜利者,才有更进一步的希望,否则在境界上将止步不前。”

“目前他们二者,实力相若,虽然都仍然是真仙之境,但都弱于分裂以前,不过不再像先前那样有心灵上的漏洞。”

燕赵歌耸耸肩:“当然,所谓弱,那也是相对于其他真仙,相对于此前的锦帝自己来比较,和人间武者比较,仍然没什么可比的,人仙之隔终究是人仙之隔。”

孟婉眨了下眼睛,听出燕赵歌言外之意。

黑衣白衣,两位锦帝之间分胜负,怕不仅仅是单纯的胜负。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胜利者重新有更进一步的希望,其实也是生者才有更进一步的希望。

或者说,唯一的存在,方能更进一步。

因为他们两个,谁也不是对方的分身。

“在彼此之间的争斗中胜出,只是第一步。”燕赵歌将游离的雷霆压缩成小小的雷云,然后收藏,同时说道:“胜出者,便如同先前彻底掌握自身一般。”

“虽然心思统一了,但之前走火入魔造成的伤痕仍然存在,想要真的继续前进,就要弥补伤痕。”

“要弥补伤痕,改做的事情依旧要做,例如……”燕赵歌看向孟婉:“……如果是黑衣锦帝胜出,那么他仍然会设法抹除你们姐妹二人。”

并且,击杀燕狄,从而夺取炼化燕狄的太易华云。

没有太易华云,走无情道的锦帝最多达到真仙巅峰,便是尽头。

有了太易华云,他才有可能更上一层楼,与三皇并肩。

孟婉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然后轻声问道:“那要是白衣的胜出呢?”

“白衣的……”燕赵歌很干脆的说道:“我也不确定,但可以肯定,如果是白衣锦帝最终胜出,你们姐妹二人至少没危险。”

孟婉顿时再次苦笑。

“或许,白衣锦帝自己都还不清楚,如何才能继续前进。”燕赵歌淡淡说道:“正是因为这种迷茫和不确定,所以之前尚未分裂的时候,锦帝陛下神魂中无情一面,越来越占据上风。”

因为相对于有情道来说,不论难度如何,无情道的未来至少是清晰的有路可走。

而有情道,却像是无法可想的死路一条。

燕赵歌深深怀疑,界上界的顶尖大人物们,虽然未必喜欢,但多数乐于见到锦帝走无情道。

因为那意味着锦帝有希望成为新一位皇者,甚至继续向上攀登。

对于大破灭后百废待兴的道门来说,顶尖强者自然越多越好。

不过,这肯定是在不牵扯燕狄和太易华云的前提下。

牵扯了燕狄,不仅仅是剑皇不会同意,其他大佬也都要三思。

燕狄的潜力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虽然是自私,但终究还是希望,白衣的爹爹,能够胜出……”孟婉叹息一声,坦白的说道。

燕赵歌笑了笑:“人之常情,事情闹到现在这地步,本就不是你的决定造成。”

孟婉看向燕赵歌:“燕师兄,你原先就是这样计划的吗?”

“目前的局面,我多多少少有所预计。”燕赵歌摆摆手:“但并非我原本目标,我动手是希望遏制锦帝心中无情一面,但看来锦帝陛下神魂对抗之激烈,着实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于是就成了现在的结果。”

他收好了游离的太虚空雷,然后带着孟婉离开原地:“虽然不是很理想,但现在的结果也不错,有白衣陛下牵制那位黑衣陛下,大家都轻松许多,可周转的余地也更多了。”

“不过,也不能完全放着不管,否则两位锦帝陛下争锋,我个人觉得黑衣那位胜算更大。”

北京前海医院在哪里
常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新北院区怎么样
内蒙古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诊治白斑病医院
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