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度比试

2019-12-04 15:4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度比试

ps:当前收藏为2890,再有2230或者更多收藏就能额外加更了现在也是周末了,希望大家多多收藏点击推荐并安利推广一下本书,当然了能尽可能多订阅也就多订阅一下,条子这本书成绩越好稿费越多,才能同样写得越来越好今天条子就要去漫展里晃荡晃荡了,就在北京的光耀东方那边举办的myc秋之文化祭展子,依旧是一名条顿骑士coser,大家能去的可以找条子面基ps:希望订阅能上来,现在均订还是四十九,如果达到一百也同样会加更

因为某个亡灵企图在大庭广众之下猎食某只小碎骨使得本来就乱糟糟的场面被折腾得更加混乱,灵梦废了好大劲儿才把这场混乱勉强压制住:以节操棒御币与阴阳玉的方式,在几个闹腾得最厉害的妖怪妹子头上起了将近两位数的大包之后,这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妖怪可算是勉强消停下来了。

幽幽子那边本来还心有不甘,不过机智的妖梦很快就用几大块烤得肥嫩流油的烤猪肘子成功转移了自家亡灵主人的注意力;米斯琪还有些惊魂未定,即使有琪露诺等伙伴的安慰与陪伴她都感到不保险,凭她现在的情况来看,冯龙德敢肯定这个夜雀丫头身边要是没几个卫队骑士跟着的话她连走出这个席位区的勇气都没有了......

看着这边还担惊受怕的夜雀妖怪,冯龙德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对面那群妖怪上,正好和刚好不容易把自家亡灵主人安抚好的妖梦对上了眼。

这俩前段时间还打生打死的对手此时此刻却心有灵犀地向对方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由此可见各自这边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或者说都有着奇葩的情况存在,两个轴货也算有些共同点了:要么是自家的主人不靠谱,要么是自己的朋友有纰漏......

不过在这种方面或许有些共同话题,但很快这俩二货很快就过渡到眼瞪眼的状态了:这两个家伙很明显对于上次战斗最后憋屈地被第三者双杀而草草结束很有意见,就冲妖梦那还没有脱去雏嫩气质还特意紧绷着脸想要展现严谨刻板的模样。冯龙德敢肯定只要自己敢吱一声,那就是她认为得到默认的开打信号。

对此冯龙德看了看妖梦那这种与其说严谨刻板还不如说更偏向嘟着嘴的模样,不知为何他感觉妖梦这种表情更类似岁数不大的小屁孩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跟大人一样似的的那种情况,作为一个平常能将正经与逗比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轻松自如来回转换的奇葩而言。冯龙德表示妖梦在这方面还是太嫩了......

本来冯龙德和妖梦还充其量属于“用眼神去杀死你”的阶段呢,结果这俩直眉瞪眼的家伙瞬间就引起了全场无所事事的妖梦妹子们的关注,尤其在两个刚把红美铃彻底灌趴下的鬼王开始吆喝后直接引爆了气氛:“这宴会大家酒也喝了不少,聊得似乎都开始有些无聊了......既然这个条顿人的领袖和亡灵家的半人半灵庭师看上去还有什么恩怨,索性就让他们现场用武力解决得了!大家说好不好?!”

“好啊!正好给宴会来点乐子!”

“光看报纸上的照片没法了解新来的家伙是什么战力水平啊!正好比试比试就能体现出来了!”

一大群妖怪妹子在萃香与星熊勇仪两个绝对百分之百含金量醉鬼的怂恿下顿时就开始接连起哄了。甚至不少妖怪都开始自发地把桌子搬走腾出空间来或者起身转移到别的席位上空出位置;看着这帮子妖怪慷慨激昂的样子,冯龙德怀疑她们现在就差有专门下赌的来堵谁胜谁负了......

原本即将展开的一场好端端的战斗比试,在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妖怪妹子们的推波助浪下,已经彻彻底底演变成了一场类似现场秀一般的闹剧。现在冯龙德和妖梦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前者情况是开打了的话,这帮子围观群众明显就是来看乐子的,双方都会感到一种彷徨而日了狗了的憋屈心情;后者情况则是真要是双方不打了,很可能就演变成有哪几位不耐烦的或者嫌无聊的家伙索性亲自上阵把这两位打了,说不准就是萃香或者星熊勇仪这两个不打架不舒服的鬼王......

反正肯定早晚都得打一架,索性现在打完了也一了百了。两边直接开始做上场开打前的准备:妖梦自己用自己的方式让她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并调整着自己身上楼观剑与白楼剑佩戴的位置;冯龙德直接把兜帽披风解下甩到一边,借着走出博丽神社在鸟居处从自己的不死战马上解下之前携带的斧型戟与鸢尾盾,回到大厅后把鸢尾盾用盾牌内自带的几道皮带固定好位置将其背在背后,腰间武装带上左右悬挂着的骑士长剑与单手战斧也调整到最容易拔出的位置。

在即将开打之时,双方的精神状态都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妖梦在这时候的神情彻底褪去了那一丝雏嫩,整个人的感觉就如同她身上佩戴着的两把长刀一样寒气凛冽;全身上下全副武装到牙齿的冯龙德则看上去一副死气沉沉了无生机的样子,但双手握紧带有锋利半月形斧刃、厚实的平面战锤与尖锐的鸢尾矛头的斧型戟的他却给在场所有人带来一种无言的沉重压迫感――作为已经经过一次战争并亲手杀戮过不少活生生敌人的冯龙德,就死亡气息而言绝对比妖梦这个很可能并没有接触过血淋淋的死亡的年轻少女要浓烈得多。

双方站到场上的时候,甭管是期待热闹的妖怪妹子们还是想要见识一下自己一方不死君王本事的条顿人们。此时此刻都不约而同地嗷嗷着欢呼起来

,坐等双方开打。

在打之前冯龙德还咨询了一下灵梦的意见,看看这场更像是逗乐的比试能不能别比了――结果这个无节操的红白巫女正一边胡吃海塞一边坐等看戏呢,还表示不用担心围观群众的安全问题。她和大家都能保证自己与大厅里的摆设不会被波及到,这个神社里早已经在开始准备宴会前就设好了结界,防的就是宴会中谁想打架的时候别殃及到盆盆罐罐的情况......

对此冯龙德也无话可说,只能走上妖怪妹子们空出来的场地内做出一个斧型戟专用的起手姿态。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看到浑身上下就没有露肉的地方、而且手里拿着一把疑似长柄战斧的大家伙,妖梦那湛lánsè的瞳孔瞬间睁大了:“你不是一名剑客吗?怎么不用剑?!”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一个剑客?”冯龙德扭动了一下脖子。颈骨发出了关节卡实的响声,“我是一名条顿骑士。而条顿骑士使用的武器只要是冷兵器就行,没那么多条条规规的――再说了,你那两把应该是长刀吧?你应该算刀客。”

妖梦:“......”

“别废话了,你们两个快打起来啊!我们不在乎是不是剑客对决的!”萃香拎着她那个酒葫芦一边灌着酒一边模糊不清地喊道,直接引起了所有妖怪妹子们的一呼百应。

冯龙德和妖梦差点没自己把自己摔趴下。不过考虑到这帮子家伙就是纯粹围观看热闹的,这俩货也不好说什么,直接都各自做好了起手式准备哪一方先进攻。

屏气停息相互提防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抡着斧型戟的冯龙德率先暴起,锋利的斧刃其势如电一般向妖梦的脖颈处劈去;妖梦在他发动攻击的同时也从腰间拔出白楼剑,双手握紧稳稳地横在胸前挡住了冯龙德的斧劈,双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斧型戟的斧刃与白楼剑的刀刃交击时发出的那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虽然妖梦及时的格挡使得冯龙德的斧劈没有造成伤害,但是斧型戟带来的强大冲击力把妖梦整个人往右一歪,差点就站不稳了――妖梦连人带武器全都加起来能超过一百斤都算沉的了,而冯龙德这个条顿骑士就算是光着身子那都有一百五六十斤的净重。更何况还有一身贼老沉的条顿式哥特板甲和几把绝对不轻的冷兵器......别的不敢说,哪怕现在冯龙德憋住了劲儿跟犀牛一样撞过去,那重量带来的冲撞力都不可小窥。

见一击不中,冯龙德双手握着斧型戟抡了一圈,侧步反身的同时直接一个自上而下的直劈。这时候妖梦刚勉强进入了节奏,立刻右手从白楼剑的刀柄上松开并往侧面闪躲,下一刻力大身沉的斧型戟就劈在了地面铺着的榻榻米上,顿时灵梦那心就拔凉拔凉的了......

冯龙德刚从地面上拔出斧型戟的同时,妖梦稳住了自己的中心并右手从背后拔出了楼观剑顺势一劈,然后在冯龙德堪堪躲过的同一刻挥动着左手的白楼剑横批他的腰际;冯龙德的即时反应速度还算不错。身体不用灵魂过多思考就可以本能地躲开大部分攻击,飞快地退到了一个安全距离上。

双持着楼观剑与白楼剑的妖梦立刻冲了上来,而冯龙德也不甘示弱,挥舞着的斧型戟呼呼作响。冲着妖梦就砸了过去。

在人间之里的马市里那场打斗之中,冯龙德就见识到了妖梦那一身惊人的战技技巧,但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一次战斗中,妖梦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居然更加惊人。

一长一短两把长刀舞动着,妖梦在她自己身边织起了一片密不通风的刀,来回挥动的双刀刀速快如闪电。结结实实地格挡下了冯龙德所有的攻击,把自己守得固若金汤,还有随时反击的余力。

时不时地进行格挡反击,妖梦的攻势势若奔雷,每一次攻击的角度都十分刁钻,把握时机恰恰正好。妖梦基本上每一次的出手攻击都会必有斩获,冯龙德现在身上的重型铠甲上已经出现多处被劈裂或劈塌的损坏,要不是斧型戟的斧柄上铭刻着黑暗系防护性魔法往生者的拥抱的附魔符文,对于妖梦那两把挂b武器自带的属性勉勉强强有些防御效果,不然很可能斧型戟上也得出现几道伤痕了。

人符现世斩

被妖梦的招式攻击到并铠甲上再次出现一道裂痕之后,冯龙德这才想起来,自己和第一次与这个半人半灵剑士相比已经有了新的对抗办法。

轰!轰!冯龙德身上的重型铠甲接二连三地爆出碧绿sè的火焰并包裹其上,他双手中的斧型戟也立刻附上了一层绿幕,整个人顿时变得跟唐马儒眼里的世界一样――画风全都变绿了......

心念一动,冯龙德身上已经转变成死息武装状态的重型铠甲上的所有损伤开始跟正在恢复的伤口一般愈合。

看到这一幕的妖怪妹子们都睁目欲裂,而卫队骑士们则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后者在条顿帝国时期不仅在骑士团内专门的传承训练中见证过无数回这种情况,而且那时候帝国内具备灵魂之心强度并拥有完整死息武装的往生者几乎数不胜数,因此他们对此毫不惊讶。

握紧了死息武装加持与激发了黑暗系防护性魔法往生者的拥抱与黑暗系减益性魔法破甲弱化的斧型戟,冯龙德骤然发出了一声灵魂上的咆哮,然后抡着斧型戟保持着时刻准备挥砍的姿势冲着妖梦冲了过去。

在即将交锋的一瞬间,冯龙德的双眼忽然彻底变成了碧绿sè。

灵魂冲击!

如临大敌的妖梦瞬间被震得有些精神恍惚,不过经过这种精神攻击后的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并堪堪格挡住了冯龙德的锤砸,然后眼中精光一闪。

空观剑六根清净斩

强劲的力道使得冯龙德倒飞了出去,而且在半空中挥洒出一片艳丽的血花后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就在围观妖怪们以为胜负已定的时候,冯龙德在一片哗然的声响中再一次爬了起来,胸口上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不仅把胸甲劈出了一个大口子,就连胸膛上都有着深可见骨的伤痕。

这如果搁在普通人类身上,绝对是不死也爬不起来等死的伤势;但对于已经逐渐接近于钢骨骷髅与钢皮尸巫级别躯体强度的冯龙德而言,只要伤势不影响活动或者波及到重要器官,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罗恩病毒的作用,黑红sè的血肉交织着愈合修复着伤口,而急速律动的灵魂之心则不断往重型铠甲里输送着灵魂能量,将受损的铠甲部分快速修补成原来的样子。

等全部恢复完毕之后,冯龙德的双眼绿芒大盛。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