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申维辰称长相有山西文化烙印与金道铭恩怨曝

2019-10-08 21:0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申维辰称长相有山西文化烙印 与金道铭恩怨曝光,

山西在历史上被称为表里山河,大多数坚韧、智慧的山西官员都是会做官、做好官的典型,山西用自己的资源和人力为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王岐山说过,山西在支持中国工业化的同时,付出了巨大的能源和生态代价。

十八大之后,山西高级官员的频频落马,和商人之间难以说清的利益纠葛,让一些当地官场人士重提晋官难当,认为晋官迎来了一个危险期。

廉政瞭望奔赴山西,呈现出山西官场此刻的真实生态,探寻晋官难当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一些山西干部表示,省领导太多,有的关系实在照顾不过来。不过申维辰与金道铭两人的面子却无论如何要给。申维辰与金道铭都是聪明人,对于对方的一些手段心知肚明。“这下好了,两个都进去,没准还能互相揭发些东西。”

原标题:申维辰和金道铭的太原“恩怨”

文_本刊龙在宇发自太原

2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站发布消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了解金道铭履历的人都知道,金在山西堪称名副其实的强势人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月1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站发布消息,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申维辰的仕途起步于山西,曾官至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

两名与山西渊源颇深的部级高官短时间内相继落马,当地官场一片震动。一名熟悉山西政情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不管两人涉嫌什么案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申维辰与金道铭绝不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早年在太原,两人有些“恩怨”,甚至还“掰过手腕”。

迥异的仕途

申维辰与金道铭,有着截然不同的仕途经历。

申维辰起步于基层,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老家潞城县下面的一个乡政府当员。其后步步高升,45岁时出任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50岁担任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再之后调入北京,相继在中宣部、中国科协任职。

与申维辰由地方至北京的升迁轨迹不同,金道铭走的是一条京官空降的道路。金道铭是北京人,曾担任中央纪委办公厅主任,中央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长。后来外调山西担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申、金二人的交集出现在2006年。该年1月,申维辰出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7个月后,金道铭也由北京来到太原。

对于空降而来的金道铭,山西人尚有一个熟悉过程。不过对于本土干部申维辰,许多人却感觉,申书记与申部长大不一样。

在山西官场,申维辰不摆架子,平易近人的名声早已在外。有人认为,这也许与他的出身背景有关,一个平民子弟,从基层一步步干上来,自然得处处谨小慎微。一名太原的作家告诉,申维辰在宣传部长任上,对文化界的学者相当礼遇。面对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常常以晚辈自居。

不过申维辰出任太原市委书记后,官威渐渐出来了。许多过去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联系也少了。上述作家告诉,申当宣传部长时,逢年过节都要给大家发短信问候。到太原工作后,他春节给申发了一条短信,对方却没有回。

一名太原市的处级干部介绍,虽然都是省委常委,毕竟工作领域有所区别。另一方面

,太原面临的发展任务很重,不拿出铁腕,工作难以推进。各方面的关系甚至是利益,申维辰也不一定都能一一照顾过来。

在主政太原的4年多的时间内,申维辰提出实施“旧城改造、新城建设、古城发掘”的三城联动。此时,一批依附在申维辰身边的商人也开始在太原地产界崭露头角。也正是在此时,几名来自北京的商人深度介入太原房地产市场。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金道铭的“好朋友”。

馍馍就这么大,谁都想分一块,而且双方都是“大有来头”,谁也不好惹。

太原“两胡”

在山西官场,申维辰堪称美男子:一米九的个子,高大魁梧,仪表堂堂。

对此,申维辰曾颇为自豪地解释说:“我的长相就有山西文化特有的烙印。”山西曾是中华民族大融合的地方,历史上多民族并处,都在此留下活动轨迹。

“五胡”并处已成历史,倒是在申维辰治下的太原房地产市场,“两胡”的名头无比响亮。一名太原房地产业人士愤慨地告诉:“就这两个‘胡’,把太原房地产市场搞得乌烟瘴气。”

太原房地产业内人士都知道,过去几年有个“男胡”与“女胡”,在太原拿地能力超群,堪称两大“地主”。其中,“男胡”就是山西得一文化集团董事长胡树嵬,“女胡”则是山西奥科新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大股东胡昕。胡树嵬是申维辰在山西大学的校友、师弟,而相貌出众的女商人胡昕与金道铭关系密切。

胡树嵬,出生于1969年,山西原平人,山西大学肄业,以做图书批发生意起家。熟悉胡树嵬的人都知道,他早期的商业生涯并不顺遂,甚至因为盗版被相关部门查处过几次。即便是后来被大吹特吹的得一文化广场,也没有为他赚取多少真金白银。

然而,申维辰出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后,胡树嵬的生意开始风生水起。他的企业成为全省重点文化企业,得到诸多扶持。在2005年的山西省年终相关总结材料中,得一文化广场被描述为“全省最大的图书音像产品经营机构”、“年营业额达两亿元”。

在2006年,文化商人胡树嵬雄心勃勃地宣布要进军房地产。也是在这一年初,申维辰出任太原市委书记。

“得一·剑桥城”便是胡树嵬进军太原房地产界的得意之笔。项目位于长风东大街的东沿线,开盘即热销。实际上,这个项目属于无证卖房,而且其销售时,正值太原市禁售小产权和证件不全房屋的风口浪尖,堪称顶风违规。除此以外,胡树嵬还与多家外地知名房企合作。合作模式也很简单,胡负责拿地,之后再加价转让给其它企业。

“女胡”的风头也不遑多让。一些煤炭国企为了和金道铭搭上线,借钱给胡昕作为项目启动资金。胡昕拿下地后,便用借来的钱搞开发。项目完成后,企业又出钱收购楼盘。胡昕做的几乎就是无本生意,最后却受益颇丰。

接触过“男胡”与“女胡”的人士介绍,胡树嵬好歹还算个文人,创业之初也吃了不少苦,所以对周围人比较客气,不喜欢显山露水。胡昕则不同,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动不动就搬出金道铭。据说胡昕还有个妹妹,长相也挺俊俏,胡昕也将自己的妹妹介绍给金道铭认识。

“申维辰更不好惹”

申维辰离开太原出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后,太原市规划系统即爆发窝案,从2011年2月起,太原市规划局副局长王凤玲、建管处处长梅刚被查,两名前副局长李忱毅、靳晓慧同时被调查。今年3月18日,太原市绿化局原局长张波涉嫌违纪被带走。就在申维辰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太原市分管城建的原副市长吉久昌

,太原市国土局原局长张宝玉、总工程师杜怡亦被带走。

山西一名离休老干部告诉,申维辰落马,肯定和太原的地产乱象有直接关系。至于金道铭,其插手太原房地产市场,也不算什么

“在太原做国土工作,稍不留意就会得罪人。”太原市一名国土系统的干部则介绍,近年来煤改,众多煤老板拿到不菲的退场费后,退出了煤炭行业,眼睛就瞄上了房地产。这些人能量很大,有些把关系都捅到北京了。大家都有关系,就得看谁的关系更硬,不可能每人都照顾到。

此外,一名太原房地产企业负责人向证实,当初他为了一个项目,搬出了一名省委常委级别的领导,最后还是落败。

前述干部介绍说,有些省委常委的关系,的确照顾不过来。不过申维辰与金道铭两人的面子却无论如何要给。申维辰身份不是一般,是太原的一把手,得罪了他,在太原官场就算混到头了。金道铭作风霸道,想修理一个人太容易。

据媒体报道,不久前被带走调查的太原市原国土局长张宝玉,就因为夹在申维辰与金道铭之间,被搞得痛苦万分。尤其“男胡”、“女胡”同时找上门,真不知怎么办!

太原市一名处级官员介绍说,申维辰与金道铭从未公开撕破脸,不过在有些事情上,两人还是较着劲。下面的人都看得清楚,只希望“神仙打架,百姓不要遭殃”。

在申维辰主政太原期间,“女胡”看中的项目有时还不得不“割爱”。下面的人盘算一通,“觉得申维辰更不好惹。省纪委要大张旗鼓查太原市的干部,总得师出有名。如果申维辰在中间顶着,更不好下手。而申维辰在太原要收拾谁,那是手到擒来。”上述官员说。

申维辰到北京赴任后,胡树嵬拿地的风头便有所收敛。甚至在有些项目上,还和胡昕有过合作。

刘雷是山西一名离休老干部,他告诉,申维辰与金道铭都是聪明人,对于对方的一些手段心知肚明。“这下好了,两个都进去,没准还能互相揭发些东西。”

金氏“高抬贵手”的能力

申维辰落马后,所有问题都指向城建领域。金道铭除了插手房地产外,其在煤炭领域的“作为”也引人关注。

金道铭曾经高调反腐,也曾在煤焦反腐领域大展拳脚,不过外界却对其有“查办案件双重标准”的议论。太原一名资深媒体人介绍,当地一直有传闻,山西近年来爆发的好些大案,最后处理明显较轻,而在另一些案件中,又处理很重。宽严失当的状况,引起了山西省一些老干部的不满。在去年中央巡视组驻山西期间,正是这些老干部们联合起来向巡视组反映问题。

中央第六巡视组组长叶冬松在巡视山西的情况反馈会上指出,山西省少数领导干部利用职权谋取利益,查办案件工作和对重点领域、关键岗位的监管有待加强,尚未形成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

尤其后一句话,让许多老干部当时即听出弦外之音。

刘雷说,为什么一些厅级国企负责人,在一个无职无权的胡昕面前唯唯诺诺。就是“留条后路”,万一有一天出事了,希望金道铭能高抬贵手。

他介绍,金道铭“高抬贵手”的能力的确不一般。他不仅是省领导,还在北京工作多年,积累了一些人脉。能在山西压下的,就在山西压下了,山西压不住的,还可以去北京说情。

有中央纪委工作经历的金道铭被查,大多数评价是:金道铭被查只代表他个人,与别人无关,说明中央纪委不袒护,更能说明中央反腐的决心和力度。金道铭胆子太大了,多大的案子都敢乱伸手。其中最为外界诟病的就是原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案。

2011年,白培中家中遭劫。法院确定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人民币,该案件也牵出白培中违纪行为。官方的调查结果表明

,被抢财物中,除白培中本人及家属合法收入及其妻子两次开颅手术期间亲友援赠款项外,有84万余元财物涉及违纪。但白培中最终只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

有知情者亦称,除白培中案之外,在对时任临汾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沈庆华

,以及山西金业煤焦集团董事长张新明等事件的处理中,比较“轻”,都是金道铭“能力”的体现。

当地一名处级干部告诉:“这就是一出反腐滑稽剧,所有人从头笑到尾。”(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在山西,谁能知道,在每一座矿山后藏着一双多么有力的手?谁又能知道,在每一个矿洞里的水有多深?

微商城多少钱
微信小程序如何开店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