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每个剧本穿一遍 12.车到山前必有路

2020-01-16 21:4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12.车到山前必有路

从宴家庄发生了那样的屠杀之后,落雪基本上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她时时刻刻几乎都守在宴长歌身边,哪怕是中午这样短暂的休息时间,哪怕早已经确认过这四周都没什么人,她不过是稍微躺在那打了个盹,人就醒来了,然而掀开马车帘子一看人竟然还没有回来!不过是去解手而已需要多少时间?

“小姐,你在哪儿?”

微凉原本离开的地方就不远,此时落雪一出声她就听见了,不过是瞬息之间她就走到了微凉刚刚离开说要去解手的地方,然而第一眼看见的却是来不及躲藏的大胡子,手里明晃晃的拿着匕首!

几乎是一瞬间的,落雪就抽出了腰间的软剑,起落间便到了微凉跟前,她一把将微凉拉到身后呵斥:“大侠这是做什么?”

大胡子这才发现自己拿着匕首确实挺惹人误会的,干脆利落了将匕首插回去:“别误会,我只不过想拿匕首当镜子用一下罢了。”

但是这会儿说出来一点儿都不靠谱,落雪也根本不相信他。

落雪见大胡子收回了武器,整个人也放松了一些,但是还是满脸的戒备,在她看来,所有带着武器靠近她们的人都是危险的。

她回头看向身后的微凉,就有些责备的说:“小姐怎么不叫我?”

然后回头客客气气的对大胡子说:“还请大侠见谅,我们主仆俩出门在外,多有不便,因此就以姐弟相称,并不是有意欺瞒大侠,只不过为了路上出行方便了一些罢了,还请大侠为我们保守秘密。”

大胡子挥挥手:“你放心,我并不是那多嘴多舌之人。”

然后他带着一些纳闷地问道:“这位姑娘,我这一脸大胡子真的看起来很可怕吗?”

大胡子快人快语,却又落雪闹了个红脸,她低着头几乎不敢看大胡子,生若蚊吟的说:“不,不可怕。”

然而微凉哪里还会在这里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跟他纠结,悄悄的的拉进落雪,对她耳语道:“这个大胡子虽然不像那个杜子沉一样想要霸王硬上弓,但是他却打算从我这里打听姐姐的消息,我不想跟他说,他就打算把他的胡子给剃了,说是姐姐他的真容一定会喜欢上他。”

落雪几乎是一瞬间的恼怒,然后大胡子被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就见前面那两个姑娘,大的拉着小的手上了马车,他自己还根本不知道被微凉悄悄的黑白颠倒泼了一盆的脏水,还在兀自纠结自己是不是要把这一脸大胡子给刮了,等刮掉了胡子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就会看在他的脸上,给他当徒弟?毕竟他的友人也说过,他长得很是俊郎。

然而就在他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要不要割掉胡子的时候,落雪已经架着马车打算上路了,并且在路边大胡子都能听到她的数落声:“你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让我跟着,万一遇见坏人怎么办?”

“我知道了,姐姐。”

“有的人外表看着人们狗样的,实际上心里面不知道打成什么主意,你年纪还小,千万别被外表欺骗了。”

“姐姐说的对。”

落雪说话明显带着赌气的成分,但是微凉还是乖巧的附和,落雪见她这样乖巧,刚刚还在维护自己,你们又感动又郁闷。

但是她的郁闷,却不能跟微凉说,她却不知道,她的主子宴长歌芯里早就换了一个人。

微凉倒是挺能理解落雪的心情,毕竟照着之前的事情来看,落雪是将大胡子当成一个偶像一般的英雄来崇拜的,谁知道自己的英雄,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心思奸诈,还欺骗小孩子的无耻之徒,尤其之前的时候他还博得了自己的一片好感,这种落差一时间有些大。

综合下来,大胡子简直比杜子沉还要可恶,杜子沉仅仅是想占她的便宜,玷污她的清白,大胡子却是想不仅得到了她的人还想得到她的心。好比现在的时候微凉见到了那种说法,比起偷心贼来说,小偷简直要好太多,我还能继续赚,但是心都没了,还能怎么办。

两人本来就是急急忙忙赶路,如今有了马车简直如虎添翼,落雪又担心路上出了什么问题,简直一路风驰电掣,微凉除了少数的休息时间之外,大多数时候,吃喝都在车上解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胡子的事刺激到了落雪,接下来的日子落雪很是干脆利落又果断,她把一切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帮手。

“小姐,按照之前打听到的消息,咱们大概还有半天的时间就能到留仙镇,听之前的店家说留仙镇正是十里八乡都比较大的一个城镇,说是镇子实际上比有的县还要大,今天晚上就住在留仙镇休整一下,小姐好好洗个澡,然后换上一身衣服,换回女装,明天咱们再赶半天的路,就能到种家。”

微凉听了这话也长长的松口气,忍不住有些庆幸的说:“幸好咋们这一路上比较太平。”

落雪摇头:“其实按照以前那些大叔大伯跟我说的走的话,路程比这个还要快一些,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只能捡人多的地方走。”

她停顿了一下,看着路上另外一些仿佛也赶路的武林人士说:“这次之所以这么安全,可能还和种家所要召开的武林大会有关。”

微凉有些喃喃自语:“那你说这些人真的是为了宴家庄灭门惨案的事赶到种家吗?他们真的想为不想为父亲母亲她们讨回公道吗?”

落雪有些复杂的看着远方,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有些人为了名为了利,想要被更多的人知道,这种人可能占了绝大多数,有的人真的是想为宴家庄的灭门惨案讨个说法,主持公道,这种人,哪怕一百个里面有一个,种家人这场武林大会就没有白开。”

落雪说的很是坚定,微凉也尽量让自己朝好的方面想。

“想这么多有什么用,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我们两个活着就有希望。”

“小姐说的对!”

落雪很快就释然了,拍了一下马屁股:“驾!咱们早点赶到镇上,也能早点儿休息。”

“好。”[.]

临夏州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苏州市相城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青岛白癜风专科医院
张家口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